追蹤
 *+° T r e e °+* 
關於部落格
因為回憶 總是美


function MM_o(selObj){
window.open(selObj.options[selObj.selectedIndex].value);}


好友連結XD
404
豆豆
經理
ㄇ哩
金剛
霏霏
萱萱
恩柔
傻子
麗莎
小美
ET
逗趣
表妹
羊羊
魷魚
牛肉
綿綿

軒軒
妹妹
鑰匙
逖哥
小澈
棉被
503
貝貝
高高
喵喵
羽真
嘉筑
嘴砲
老邱
康申

廖肥
牛奶
元祥
315
安妮
杯杯
肥兔
黑糖
肥王
羿慈
麻糬
大柔
YABO
伍帥
曾祥
小紗
月球
胖子
蟑螂人
Friends
屁屁
BOBO
詩芸
小黑
吳綠
炫弟
宜潔
宜貞
咨咨
芷菱
MOMO
欣樺
維婕
雅妃
Family
老弟








var rate = 50;
var obj;
var act = 0;
var elmH = 0;
var elmS = 150;
var elmV = 255;
var clrOrg;
var TimerID;
if (navigator.appName.indexOf("Microsoft",0) != -1 && parseInt(navigator.appVersion) >= 4) {
Browser = true;
} else {
Browser = false;
}
if (Browser) {
document.onmouseover = doRainbowAnchor;
document.onmouseout = stopRainbowAnchor;
}
function doRainbow()
{
if (Browser && act != 1) {
act = 1;
obj = event.srcElement;
clrOrg = obj.style.color;
TimerID = setInterval("ChangeColor()",100);
}
}
function stopRainbow()
{
if (Browser && act != 0) {
obj.style.color = clrOrg;
clearInterval(TimerID);
act = 0;
}
}
function doRainbowAnchor()
{
if (Browser && act != 1) {
obj = event.srcElement;

while (obj.tagName != 'A' && obj.tagName != 'BODY') {
obj = obj.parentElement;
if (obj.tagName == 'A' || obj.tagName == 'BODY')
break;
}

if (obj.tagName == 'A' && obj.href != '') {
act = 1;
clrOrg = obj.style.color;
TimerID = setInterval("ChangeColor()",100);
}
}
}
function stopRainbowAnchor()
{
if (Browser && act != 0) {
if (obj.tagName == 'A') {
obj.style.color = clrOrg;
clearInterval(TimerID);
act = 0;
}
}
}
function ChangeColor()
{
obj.style.color = makeColor();
}
function makeColor()
{
if (elmS == 0) {
elmR = elmV; elmG = elmV; elmB = elmV;
}
else {
t1 = elmV;
t2 = (255 - elmS) * elmV / 255;
t3 = elmH % 60;
t3 = (t1 - t2) * t3 / 60;

if (elmH < 60) {
elmR = t1; elmB = t2; elmG = t2 + t3;
}
else if (elmH < 120) {
elmG = t1; elmB = t2; elmR = t1 - t3;
}
else if (elmH < 180) {
elmG = t1; elmR = t2; elmB = t2 + t3;
}
else if (elmH < 240) {
elmB = t1; elmR = t2; elmG = t1 - t3;
}
else if (elmH < 300) {
elmB = t1; elmG = t2; elmR = t2 + t3;
}
else if (elmH < 360) {
elmR = t1; elmG = t2; elmB = t1 - t3;
}
else {
elmR = 0; elmG = 0; elmB = 0;
}
}
elmR = Math.floor(elmR);
elmG = Math.floor(elmG);
elmB = Math.floor(elmB);
clrRGB = '#' + elmR.toString(16) + elmG.toString(16) + elmB.toString(16);
elmH = elmH + rate;
if (elmH >= 360)
elmH = 0;
return clrRGB;
}
-->


  • 361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我的獨角戲

 


OK

其實他請假

我剛聽到的時候沒什麼感覺

就只是少一個人而已

沒什麼好大驚小怪

但是實練之後

林正傑在我後面

我是個空馬背

沒有他跳

我一個人怎樣都不對

於是,

對策

也就是正傑沒來B計畫....

很急沒錯

剩沒幾節馬上說要改

我嚇的發慌

一是不熟練

二是好丟臉

這個B計畫要我

跑到隊伍最前面

擺腰掂腳手往右上80度角側指

再來腳尖迴轉作沉思勢

搭配著

[[[飛向宇宙...浩瀚無垠]]]

第一次這麼討厭503喊出來

因為一喊有...我就要往前衝~

作那個我不熟練一定要在短時間學會做的動作

如果不實行B計畫...

那也只有正傑兄來了才能破解..

之後中午

繼續討論我擺完POSE

該怎麼辦

說的我好無奈

因為一直在討論"我的問題"

唉...我成了問題ˊˋ

我無奈斃了

但是沒辦法

要比賽了,我能怎樣呢

何況正傑兄都請假了...

就在討論我該被丟在排尾 排頭還是中間的時候

天使般的話

「林正傑說要來了。」

(我整個人攤了)

馬上解放

中午慢慢的能有說有笑了

剛加的B計畫動作我以為不會再做了

金剛問:沒想到你是你們班的梗

我很爽快的回:是阿
(因為我以為我不會再作那動作,小騙一下說)

下午第一節公民課

一直瞄著正傑兄的位置

「他怎麼還不來~」我心反覆想著

之後才聽說3點會到

我越來越不安

下午第2節英文課

最後一節練了

是練A計畫

呼~我要放輕鬆

是這麼想的

但是旁邊空空的

心裡也一直想

整個很慌

導致我一直在人壽腳步開頭的地方出錯
(男生要等拍子,我心好急 好慌)

A計畫練回來之後

翁問老師林正傑有說要來了嗎

老師說他有打給老師

但是老師沒接到

之後老師回打

他沒接

「噢X!完了」

沒錯

之後怕正傑兄不會來了

又練了B計畫

我就不熟練的照著中午和第3節不清楚的計畫前進

很茫很慌

途中還以為後面有人會補咧

原來我旁邊一直都會是空的

好吧

很鱉的

B計畫練好了

我總共也正式比3次而已吧

不能在練了

要開賽了

耳聞

正傑媽媽狀況又不好了

「屎尿齊噴光,B計畫定了,我玩完了」

緊張啊

我一直在位置上用腦子模擬

當指揮喊飛向宇宙的時候我該踏出右腳再掂嗎

還是一唸就一股作氣掂起來

反覆模擬

也一直在心裡說

要80度才夠大

要擺的誇張

緊張斃了

位子上又不能亂叫

好煩

偶爾旁邊的楊敬禹會跟我說加油

菜圃蛋也跟我說

作不好是丟臉

作好也是丟臉

那乾脆作好

...好吧

開始面對B計畫

我決定一股作氣掂起來

但是還是很緊張

換我們班準備的時候

我一直在想

我完了

也一直在想

我要做好

整個很複雜

怕自己做不好

壓力好大

前一個班級要走完了

「喔賣尬」低聲喊了出來。

正式來了....

「立正」
「中央伍為準,向中看齊」
「稍息」

(指揮向前衝)
(唸完了報告)
(轉身過來)
「他要喊503了,要喊有了 我要跑了」我好慌的閃著這個訊息。

「503!」
「有」
(我跑出去了)

「吼~丟臉死了」心中唸。
(聽到碰一聲)

「要喊第一句了」自己提醒自己。

「飛向宇宙!」

「就是現在!」
正傑沒來B計畫



POSE擺完

我也成功的倒退入位


唱校歌還要自己往前移

等等等等等等等

好多的不熟練

我都完成了

好像在作夢

但還是好緊張

深怕自己很ㄍㄧㄥ

做不好

回到座位

我一直發呆

一下慌

一下是緊張又不緊張

算了啦

都做完了

也只能這樣了

………


很多不安

心理面很複雜


「第3名……」主任說。

楊敬禹:「要是我們班連第3名都沒有,哪就都沒有了」

真的,因為大家都好強

怕自己成敗筆

大家軍歌唱好快

答數有人放砲

超過時間扣4分

種種不安

我心裡感覺好空。

唉。

「……503」主任說。

我眼睛瞪大沒動著

怕自己聽錯

不到幾秒

「啊!!!!!!!」後面女人尖叫著。

我笑了。

大家眼鏡都跌光了

我也只能說感謝

結束了

結束了

後來也有人說我做的動作很有達到效果

耳聞女人有憋笑

我的獨角戲好空虛

也好不可思議

讓我一直感覺像做夢

一下壓力大

一下又美好

很複雜

很複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